生氣去踢玻璃?

人生清單加上「學會倒立」以後,我在星期日的晚上迫不及待地撲上瑜珈墊。

「明年一定要換房子。」小小的套房裡,竟找不到一面可以倚靠的牆練習。

一開始我請豆腐幫我抓著腳,試著想直接挑戰直腿倒立,後來發現難度太大,於是我把他趕走,從彎腳倒立開始練習。

瑜伽墊是去年在迪卡儂買的,原本鮮豔的薑黃色如今已有些黯淡,像被人漠視的黃色警示牌。我雙腳穩站好,彎下腰,將雙手平貼在距離腳60公尺處的墊子上。慢慢推動身體做下犬式,做著做著感覺來了,輕輕踮起腳尖,讓雙腳一前一後跳離面。「欸欸,這樣竟然會累耶,我都有點要流汗了!」

忽然「乓!」的一聲,重心不穩的我朝玻璃門一倒,直接踢出一個大破洞,大塊的玻璃掉在了陽台,碎玻璃撒了一地,飛濺到了床緣。

「沒事吧沒事吧?!」我在豆腐著急的大喊大叫中抽回腳,從瑜珈墊上爬起來,感覺不到疼痛。

「簡直是……」我坐到沙發上,還沒反應過來,看著眼前的景象不斷搖頭地喃喃自語,「太智障了!」血從瑜伽墊上,沿路滴到沙發前,低頭一看,腳後跟不斷冒血,看到傷口才覺得好痛。然後一直在想,重新裝一塊玻璃到底要花多少錢?

豆腐拿了一塊摺得厚厚的布讓我壓住傷口。

「……這是……四角褲。」我接過四角褲的手在空中凝固。

「乾淨的乾淨的!不要了!」他比我還急。

到了醫院急診室後,由於傷口不大,情況屬於非常不緊急,我被帶到一個小房間測量血壓,接著兩個護理師開始詢問受傷的經過。

「你的腳是怎麼受傷的?」其中一個護理師開口。

「喔,我踢爆玻璃。」我說。

「你生氣所以去踢玻璃嗎?」另一個護理師在我話音剛落就立即開口,我對於這個起因很困惑,但畢竟我的也很愚蠢,沒資格反駁什麼。

「嗯……不是……我運動踢到的。」我把眼神移開,祈禱這個話題可以到此結束。

「你運動跳一跳踢到的嗎?」她繼續問,這難道就是不依不撓的精神嗎!

「我倒立然後摔倒踢到的。」如果我給不出一個令她們滿意的答案,她們是不會放我走的。

「喔~~~喔~~~」她們恍然大悟,邊發出喔的聲音邊把眼神移開,嘴角一抹弧度,開始打字和檢查血壓計。

離開醫院以後,我一拐一拐的上了計程車,問豆腐:「她們會這樣問,是有人生氣跑去踢玻璃踢到來掛急診囉?這麼智障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