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漫

豆腐在這次的夢裡很英俊。

他坐在長椅上,我躺著,頭枕在他的腿上,氣氛浪漫到了極點。

更浪漫的是,他手握一個針筒和一把小刀,小刀反射著陽光,格外優雅,格外顯眼。突然,他把針筒往我身上一插,裡面裝著麻醉,我頓時失去說話和行動的能力,依舊躺在原來的位置。

此時,我倆感受到一股視線,同時將頭轉向門口,正好對上鄰居阿姨的目光。鄰居阿姨手拿一件正準備曬的衣服,視線對上的那個瞬間,衣服重重掉到地上,阿姨拔腿就跑。

「等我。」豆腐用很溫柔的聲音說,起身,緩緩走向阿姨的方向,兩個人從我的視野中消失。

他回來時,小刀不再反光,卻更顯眼了。鄰居阿姨死了。

他用很溫柔的眼神看著我,與此同時,又往我的右手用力捅了一針麻醉。

等我醒來時,我的右臂上沾滿了血。

他給我看了兩小塊的白骨,溫柔的聲音,告訴我,他在我的手肘和前臂上各挖了一塊骨頭出來。我還在思索挖骨頭的理由,突然他又猛地捅了兩針在我的頭和左臂上。

等我再次醒來時,臉上是血,全身上下都是血。這一次,我的頭和左臂,又被他挖出好幾塊骨頭。

真奇怪,為什麼會這麼浪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