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眼皮貼和肉球

手術進行到第二隻眼睛,也許是由於多補的幾針麻醉,也許是因為手術室的低溫,頭腦開始陷入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。眼球的壓迫感、冰冷的空氣充滿鼻腔、對時間的感知能力迅速下降,想睡睡不著,醒著也睜不開眼。

在被電燒和拉勾輪流伺候了一番以後,醫生縫上了最後一針,無聲飄出了手術室。

護理師讓我慢慢起身,麻醉還在狂歡,我的頭很沈重,視線因為腫大的眼皮而模糊不清。我緩緩地將雙腳從手術台上移下來,掛在床邊,等待護理師給我下達新的指令。

「你看,這是剛切下來的提眼肌,這是眼皮取下來的脂肪。」護理師站在銀色金屬托盤的旁邊,沈默,等著我的反應。

眼皮脂肪的切除完全不在我的預期內,我的頭轉向護理師的方向,眼睛看得很不確實。如何指望一個打了麻醉,且眼皮腫到遮蔽了一半視線的人看清楚任何東西呢?

「雙眼皮貼?」我在心裡呢喃。

儘管映入眼簾的一切都加了一層馬賽克,但提眼肌實在是太吸引人的目光!那分明就是四片雙眼皮貼!廉價劣質的雙眼皮貼,過長過寬,貼上眼一秒整形失敗;顏色倒是很真實,微透的皮膚色。現在想起來,若說那只是雙眼皮貼,我一點也不會懷疑,反倒會開始懷疑醫生其實沒有剪下任何的提眼肌。

脂肪嘛,就是兩小坨微帶血絲的肉球!不是豬肉團子的那種肉球,是肉色的球,像從動物體內掏出的某種淺色內臟,令人食慾不振。

「嗯……慢慢起來,到外面的椅子先坐一下。」護理師有點失望我沒有做出任何評論,但仍很溫柔地下了這道指令。

休息夠以後,診所邊拿出一個冰敷袋送我,邊叮囑我複診的時間;我邊向大家道謝,邊從包包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墨鏡,離開了診所。

走到街上,時間原來也才過了不到三小時。陽光很美麗,風吹在身上很舒服,吹在眼皮上的傷口有點刺,很彆扭,好像赤裸站在雪地裡。路人經過我的時候紛紛轉頭,看來是墨鏡不夠黑呀!無所謂吧,不會有下一次了。唯一在意的是,剛剛竟然忘了拍下雙眼皮貼和肉球的照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