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秒原則

「啊!」沒錯,就在pizza翻身一躍掉在地上的那個瞬間,提娜和我同時發出了慘叫。

我用餘光瞥到了旁人的目光,但此時我們無暇顧及除了pizza以外的事物。短短的兩秒鐘,我腦裡經歷了一系列複雜的變化:從最初短暫的不知所措,到自責,在心裡訓斥自己的粗心大意,再來是盯著躺在眼前的pizza,心裡想著,為什麼偏偏是有醬料的那一面朝下?

「要撿起來嗎?這還能吃嗎?我現在重新再去點一份來得及嗎?提娜是不是要生氣了?我真是蠢斃了!」我像當機一樣杵在原地。

側坐在野餐墊上的提娜,此時才鎮定地伸出手,將pizza救起,利索地放回砧盤上,整個過程一氣呵成。她顯然也當機了一下,但恢復的速度比我快。

「怎麼辦?要不要再去點一份?」我像個做錯事的小孩,無比緩慢地蹲下來,把手中的砧盤輕輕放到野餐墊上。

提娜沒有看我,用兩根手指輕輕將黏在pizza上的兩片小樹葉拿起來,丟到一旁:「還可以吃。」我很緊張,萬一惹得司機大人不快,等等把我丟在新竹的山上,怎麼辦?

「我再去買一個吧!」我起身一轉準備往餐廳走,但其實我很擔心這個時間點pizza已售罄,畢竟這兩個pizza是提前一個禮拜左右就預訂好的。

「不用啦!你看,上面真的沒有髒!」她指了一下pizza的表面,抬起頭看著我。我蹲下來,用很懷疑的目光審視了這片pizza,上面竟然真的沒有明顯的灰塵或髒污。

「你確定不用再買一份嗎?我可以再買一份的。」我最多也就拉拉肚子罷,沒什麼大礙,但總不能讓司機大人一起承擔我的失誤。

「不用啦!」她拿了一片起來,藉以證明給我看pizza是真的能吃。我趕緊跟著她也拿了一片。咬下第一口,咀嚼起來:「誒?還滿好吃的欸!」我沒有在騙。

「對欸!剛剛那兩片葉子是香料吧!」提娜邊吃邊調侃。

「哈哈哈!你反應超快,我剛剛不知道怎麼辦!」我表示驚嘆。

「你就瞳孔放大啊,沒看我剛剛故作鎮定、優雅地把它撿起來嗎?」提娜很自豪地再咬了一口。喔!原來剛剛是假裝的呀,她又補了一句:「我其實也很慌。」然後我們倆笑成一團。

我抬頭看了一下旁邊,「你看,剛剛掉下來的地方有一個圓。」pizza的醬料在短短的三秒內,染深了那一圈的小石子,一個pizza掉下來過的證明。

「不過說真的,掉在地上的比較好吃欸!難道是傳說中的三秒原則嗎?」提娜已經吃起沒有掉在地上過的pizza。

我將拇指和食指摩擦了兩下,拿起沒掉在地上過的pizza,「三秒原則是不髒,不是變好吃,不然以後我們吃東西前都先丟到地上?」她俏皮回我:「再加兩片葉子?」

然後我們又笑成一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