啪一聲

「啪」一聲,一片pizza從我手中輕輕滑落,翻身摔在地上。

喔讓我把時間拉回到一個小時前。

我們離開多肉植物園以後,驅車沿著彎曲陡峭的山路駛行,歷經整整一個小時,終於來到北埔五指山。最顯眼的莫過是玉皇宮,但那天看到的幾乎都是本地住戶,三三兩兩坐在前面小店的屋簷下納涼。

跟著路牌,爬了一小段樓梯以後就到了餐廳。

餐廳的主體是棟只有一層樓的建築,大片的落地窗使餐廳通透無比,從外面可以清楚看見裡面的窯窖。天空和樹林,錯落成斑駁的倒影,被潑灑在窗上,風一吹過,鏡像竟也沙沙搖曳。室內雖然也有寥寥無幾的座位,但這裡主打的特色就是在一旁的森林中席地而坐,沐浴在芬多精中,享用手擀的窯烤pizza。

我們事前先預訂了兩個pizza,在櫃檯又點了一杯拿鐵和一瓶蘋果汁,向店員領了免費的野餐墊,往一旁斜坡上的樹林去,尋找搭建好的木頭平台。

好在人不是很多,我們迅速選定了一個乾淨的平台,鋪好野餐墊,平躺在上面。周圍的人不外乎是情侶或是小家庭,帶著狗的,帶著小孩的;帶狗的還會用繩子繫著,帶著小孩的簡直就當是脫韁的野馬,任其飛奔,夫妻倆就攤在野餐墊上吃得不亦樂乎。

聊天聊到一半,電子叫號器震動了,我穿上鞋子去取餐,沒想到只領回了一個紙杯,紙杯裡裝著咖啡,而且紙杯沒有蓋子。

「這杯拿鐵要120……」它看起來甚至沒有7-11的中杯大。

我和提娜面面相覷,「都點了,就喝吧……」我小心抿了一口細細品嚐,希望有突如其來讓我上天堂的感覺。俗話說「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」實實在在應證了我此時的心情。人很奇怪,對於包裝這件事特別敏感。如果這杯拿鐵是裝在優雅的陶瓷咖啡杯中,120元的價格,也許都還在能夠接受的範圍內。即使當你知道,在地勢不平的山上容易打破杯子,故而選用環保的紙杯代替,心情還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。

電子叫號器第二次震動的時候,我也是直接穿上鞋子,自告奮勇地去取餐。總不能讓提娜又當司機又當服務員吧?

我雙手各持一個木製圓形砧盤,戰戰競競的走上土坡,毫無難度的走回我們的野餐墊旁。

「提娜,快幫我拍照!拍我拿著pizza的照片!」大小剛好的pizza放在大小剛好的木製砧盤上,看上去就很療癒。我嘗試著將兩個砧盤往前傾斜,希望照片可以呈現出完整的pizza。

於是,就有了一開始pizza摔落的畫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