拔智齒

口腔內有兩顆嗷嗷待拔的智齒,糾結許久,終於被我列上今年必完成的項目之一。

我的計劃是這樣:先檢查牙齒,把蛀牙補一補,洗個牙,最後挑戰大魔王智齒。智齒有兩顆,一顆直直長全長出來了,還有一顆水平智齒,藏在牙齦底下只露了一點頭。

自從我常去的牙醫搬了家以後,一推門進去總以為自己進到醫美診所,彷彿治療完牙齒以後將得到換然一新的臉。

我躺到牙科診療椅上,熟悉的光把我的臉照亮,牙醫溫柔地問我牙齒有什麼毛病,我有條不絮的將我的計畫說出,他熟練地拿起工具,我熟練地張開嘴巴。

他如我所想,闡述了的確有兩顆智齒不得不拔的情況,拿了一個小鏡子讓我看口腔內部,那顆只長了一點的水平智齒與相鄰牙齒的縫隙卡了不少殘渣,他用工具挑出以示我在拔牙之前都要特別注意這裡。我感到非常羞愧!來之前我明明就把牙齒一絲不苟的好好刷了一遍,還用牙線摳了每一個牙縫!沒想到還是有漏網之魚,我張著嘴發出「喔呃…喔呃」的聲音表達「我懂你我懂你」。

接下來他又用工具指指我有一顆歪爆的臼齒。

「那裡我每一次吃東西必卡牙縫,而且牙線總是弄不出一點東西,我不知道怎麼辦。」

「你這個只能矯正了!」醫生很肯定的說出他專業的意見,當然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建議。

「那我目前應該怎麼清理?」矯正總是要花時間的,而且考慮的時間總不會少。

他將一支牙間刷折彎呈90度,輕輕插進我的牙縫示意我清理的方式,無奈插不進去,因為牙齦有點發炎,但還是清出了一點點的垢。我的老天!我不是刷過牙了嗎!其實我一直有用牙間刷清理那個牙縫的習慣,只是之前在別的牙科補完蛀牙以後,那裡的縫隙就再也容不下一支ssss牙間刷的大小。

接著牙助帶我去拍X光,迅速拍完兩張以後我又躺回診療檯上。

他看著我的X光片,對著我的水平智齒苦惱了一下:「你這顆水平智齒可能要花上30分鐘才能拔出來,你看,它還有一點倒勾」,他指了指螢幕上牙齒後面彎彎的小腳。這魔王等級又更上一層了,除了水平還附帶倒鉤。

「你們這裡可以拔水平智齒嗎?」水平智齒曾被另家牙科診所表示退貨,讓我去大醫院拔,上網爬文也不少人說水平智齒比較適合去大醫院拔,畢竟魔王等級不容小覷,大醫院的設備比較容易鎮壓,萬一我血量下降,還有足夠的補藥。

牙醫點點頭:「能拔」,又補了一句「只是要30分鐘」。

檢查告一段落,牙醫利索的收起工具:「那你今天想先拔哪一顆智齒呢?」

喔?喔喔?喔喔喔?這跟我的計畫大大的不符啊?

「恩?」我波瀾不驚的臉上沒有洩漏出我內心的咆哮:「我沒有蛀牙嗎?」見鬼了,第一次滿心期待自己有蛀牙。

「沒有什麼蛀牙。」這句話很是曖昧,到底有還是沒有。

我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:「所以沒有任何地方要補嗎?」

「沒有。」這次醫生給了我毫無含糊的肯定句。

「……那就先拔直的那顆吧。」

慶幸我的醫生打麻醉的技術很好,從不偷懶,先抹一點麻藥,針插進去以後很有耐心地緩慢注射麻醉,幾乎不會痛。別問我為什麼知道,小時候的牙醫是個急性子,麻醉總是一鼓作氣地灌進去,你能清楚感受到牙齦瞬間膨脹,一個不小心就要爆炸彈飛我的牙齒,兩個字:難受。

但無論如何我今天還沒有做好拔牙的心理準備,牙醫幫我打完麻醉以後就放我在臺上一人靜待麻醉起作用。我把玩起手機,不知是冷氣冷得我發抖,還是身理反應驚恐地抖。

過了大概有5分鐘以後(雖然我覺得過了10分鐘),醫生用探針檢查了一下麻醉是否奏效,便告知要開始拔牙。

「這個要拔多久?」麻醉讓我的半邊臉和半邊舌頭麻痺,說起話來變大舌頭。

「很快,1分鐘。」他很有自信地說道。

牙醫拿了一個工具翹了一下我的牙齒,我天真以為這一翹就能把牙齒翹出來了,牙助立刻轉身拿了一根管子到我嘴巴吸,我猜她吸的是我牙齦噴出來的血。牙醫接著拿了一個「鉗子」,我知道重頭戲來了。我身體一緊,感到牙齒正被用力拉著。

「你越放鬆越好拔。」牙醫邊拉邊說。

接下來的過程,不外乎就是智齒順利拔下,用不到1分鐘。智齒長這樣,屁股和腿有點過肥:

my wisdom tooth

我弟和我妹看見後往上加了幾筆,我弟畫的:

by my brother

我妹畫的:

by my sister

完成1/2的智齒任務後,迎接我的是一天一夜的發燒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