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裡的電梯

我幾乎每天眼睛剛睜開都能記得夢境。

印象深刻的就能記久一點,邏輯混亂、沒有爆點的夢約3秒以後遺忘,被丟到宇宙外再也找不回來的那種遺忘。

夢中時常出現且數一數二討厭的就是電梯。

我夢裡的電梯從來不在我按的那一層樓停下,並且都以高速往上飆升,大樓明明只有X層,電梯卻可以飆到幾十層,甚至幾百層。呼地停在一個莫名其妙的樓層,門自動開啟,卻半個人也見不著。接著,電梯門又自動關上,咻地往下竄跌到負幾百層,打開或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或是一片紅紅火火的岩漿地獄。

夢從來沒有起點,但夢中感受到的焦慮感卻是能一直伴隨到夢結束以後。

夢裡我變成了巨星小欸斯(笑爛),和好姐妹阿牙在國外散心,我們喝了很多我們很愛的酒(笑爛100遍),我聽著她哭訴抱怨外遇的老公,夜深以後我們踉踉蹌蹌結伴往飯店去。

殊不知一進到電梯裡,憔悴消瘦的阿牙就滑進了電梯邊邊的縫裡。天知道阿牙瘦成了什麼樣子!

幸好飯店的負樓層只有到B1,我慌忙地猛按電梯裡的呼叫鈴,多怕電梯突然往下降把阿牙壓成肉餅。大廳裡的工作人員耐著睏意紛紛跑來,一人一隻手推搡著就把阿雅拉了上來。天知道這縫是大到何種程度!

幸好阿牙沒有受傷,眼神渙散且迷濛,一看還在宿醉中。

飯店一共有9層樓,待工作人員散去後,我按下了8樓。霎時,電梯呼的往上飆升,比雲霄飛車從最低點往最高點奔去的速度還快,電梯顯示樓層的面板從1快速轉換到十位數、又迅速的跳到了百位數,我心急如焚的再一次狂按呼叫鈴,眼看著電梯就要飛往雲霄,把我們拋出大氣層。工作人員再次極其不耐煩的幫我們弄電梯,最後,我們終於回到了8樓。

睜開雙眼,喘兩口氣,原來我在床上。扯扯被子,啊,我還是躺在床上,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