牠的眼睛是咖啡色的

「你非要選這隻病懨懨的狗咩?」友人H操著一口粵腔很重的普通話。「那隻這麼活潑你不要!」他把手伸到籠子邊任由那隻激動的狗亂舔。

「我不喜歡那麼愛叫的狗。」我蹲在籠子前喃喃自語。

.
.
.

走進店裡,左斜前方是一個很大的籠子,籠子裡有約莫八到十隻的幼犬和幼貓,東倒西歪散落在籠子的每個角落。從一進門,有一隻很像雪納瑞的灰色幼犬就瘋狂的又跳又鬧。

我皺了皺眉,蹲下來,頭湊近籠子邊。一股動物的味道撲鼻而來,我又皺了皺眉。

我的視線穿過籠子望進裡面,一眼掃去沒有發現合眼緣的小狗,有些失落。

「這隻好活潑!」友人H把手伸到籠子邊,逗著「雪納瑞」。「怎麼樣?你喜歡哪一隻?」

「我沒有看到想要的耶…」我一下子站起來,眼前有點發黑,但很快就被「雪納瑞」的叫聲拉回來。

「這隻啊,你看這隻多活潑!」友人H繼續逗弄著「雪納瑞」。

我有點不死心,本來下決心今天要帶走一隻,卻沒見到鍾意的,急得我又蹲下來觀察,生怕自己漏了誰。

其實,我是有注意到一旁慵懶的小咖啡色毛球,牠背上的毛色很不均勻,前腳底部非常的白,像剛踩進過白色油漆。這小傢伙在我第二次蹲下後,像老人一般,步履蹣跚的挪到我面前,一個趴下,與我對視,沒有聲音。

「牠的眼睛是咖啡色的。」這團小毛球半瞇著眼,眼神開始迷濛。

「這隻真的好活潑!」友人H邊說邊迅速的把手抽離籠子邊,「雪納瑞」一個爆衝差點咬到他。

「我想要這隻。」我盯著前面這眼睛睜剩一半的小毛球,牠這樣晃來我面前一定是有什麼目的,我覺得應該帶牠回去好好盤問一下。

「那隻都不會動的,是不是生病啊!」籠子邊又重新伸了一隻手。

「沒有沒有,我們這邊的狗都很健康!」老闆連忙一邊搖頭一邊擺手,怕丟了這筆生意。

「你確定要那隻死狗?」友人H歪著嘴問。我不喜歡他用死這個字。

「牠還小!牠只是累了!」我回。

「好吧,你喜歡就好。」友人H終於收回了籠子邊的手。

老闆眼睛笑成了月牙彎,挽了挽袖子,掀開籠子頂部的門,小毛球被一手托了出來。

沒錯,牠的眼睛真的是咖啡色的。